东西问丨福鑫:巴西与中国携手会为全球治理带来什么?

发布时间:2024-07-15 19:00:45 来源: sp20240715

   中新社 北京12月28日电 题:巴西与中国携手会为全球治理带来什么?

  ——专访巴西旅游部前部长福鑫

  作者 庞无忌 王梦瑶

  尽管相距约18800公里,堪称相距“最遥远的国度”,但中国和巴西对彼此的重要性却远远超越地理距离。

  2023年是中国和巴西建立战略伙伴关系30周年。一系列突破也出现在今年。例如:巴西中央银行3月底宣布,人民币已超过欧元成为该国第二大国际储备货币。巴西还与中国达成了在双边贸易与融资活动中使用本币结算的协议。日前,中巴贸易史上首次实现人民币计价、人民币结算、人民币融资和人民币直接兑换雷亚尔的全流程闭环操作。

  在全球政经格局加速调整的背景下,作为世界两个发展中大国,中国和巴西深化合作有哪些新机遇?两国携手可在参与提供世界性问题解决方案、重塑国际治理规则等方面发挥哪些作用?

  巴西旅游部前部长福鑫(Alessandro Golombiewski Teixeira)近日在接受 中新社 “东西问”专访时指出,巴西和中国在供应链和价值链方面具有互补性,巴中合作前景十分广阔。世界治理体系需要变革,需要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声音。这些改革意味着要改变一些规则和制度设置,巴西和中国需要团结起来。

  现将访谈实录摘要如下:

   中新社 记者:您对巴西和中国都有很深的了解,您认为两国在文化、经济等方面有哪些共同点?

  福鑫:巴西和中国有很多共同点,特别是在经济发展方面。两国都是发展中国家,都是领土广阔、人口众多的大国,面临着非常相似的挑战,如在应对贫困问题、发展不均衡问题和如何选择发展路径方面等。

  当然,也有所不同。比如,中国的制度、文化元素和社会融合不同于巴西;中国在建筑、教育、美食等方面有着数千年历史,而巴西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国家。

  就文化层面而言,巴中双方需要加强彼此联系。巴中双方尽管有着不同文化,但都很多元、丰富,也有很多积极的差异,我们需继续探索加强两国联系的方式。现阶段,缺少非政府的、社会层面的深度了解是巴中两国合作面临的主要挑战。

游客在巴西利亚国会大厦参观。杜洋 摄

   中新社 记者:近年来,巴西民众对中国的观点和印象有无改变?

  福鑫:事实上,我认为两国对彼此的看法一直在改变。中国成功举办了两次奥运会,巴西民众在里约奥运会举办以后,对中国的运动、教育和发展都有了更深理解。

  我认为,我们需要继续在两国之间搭建桥梁。相信现在所有巴西人都知道,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许多科技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至少一大部分巴西人了解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消除贫困成果和在生产力上的领先地位。

  但我们仍需更加努力。需要再次强调的是,不仅巴西,世界各地的人都在改变对中国的看法,但需要做的还有更多。

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会开幕式上,中国代表团入场。盛佳鹏 摄

   中新社 记者:我们了解到,巴西正努力走“再工业化”之路,中国是否能提供助力?中国的发展模式,尤其在数字经济新浪潮中的表现,能否为巴西的经济转型提供借鉴?

  福鑫:这是肯定的。巴西和拉美的目标之一就是“再工业化”。在这条路上,中国的角色非常重要,因为中国确实做到了拉美特别是巴西需要做的事情,比如提高非科技领域的生产效率。中国也已显示出巨大而积极的影响,比如使用机器人、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平台经济等具有颠覆性的新技术助力工业化,缩短转型过程。

  但中国的工业化模式和推动产业创新的政策,巴西是无法直接复制的。不过巴西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如何改善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如何培育国有企业,如何发展私营部门,如何培养企业家,如何资助国内经济,如何推动大学和技术研究、改善教育等。

  两国需要在政策层面进一步深入合作,虽然巴西不能直接复制这些政策,但可以在如何运用这些政策方面加强联系。

2018年10月,大连中远海运重工总包改装的海上浮式生产储油卸油船(FPSO)“巴西石油77”轮(“PETROBRAS77”)交付。官雄杰 摄

   中新社 记者:截至2022年,中巴贸易额连续5年突破1000亿美元,中国连续14年成为巴西最大贸易伙伴。中国自巴西进口的产品种类以矿产品和农产品为主,您认为未来双方在哪些方面还有合作潜力?

  福鑫:中国和巴西在过去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非常稳定、良好的伙伴关系,主要是中国向巴西出口中高端产品,巴西向中国出口大宗商品,出口组合都非常集中。如何使双方贸易多样化,不论对中国政府还是巴西政府而言,都是一个重要问题。

  我坚信,科技会是答案。因为中国和巴西在供应链和价值链方面具有互补性,巴西是TikTok、快手等中国数字平台最大的市场之一。这些互联网平台帮助巴西培育了平台经济和平台上的供应商,这非常重要。

  中国在国际信息技术通信方面非常发达,巴西在信息技术方面具有优势,也正在发展软件领域的不同生产线,这也是中国所需要的。因此,在合作领域及合作模式方面,两国需要更具战略性。

  如果能保持更好的政策一致性,在产业创新政策方面进行更好的政策交流,两国不仅可以进行贸易,还能在产业合作中更进一步。对中国企业来说,巴西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不仅因为巴西拥有庞大的市场,而且可以通过巴西进入其他拉美市场。

巴西卡拉加斯矿区。潘旭临 摄

  我认为,需要由两国政府来推动这一议程。商业流动、人员往来是最重要的方式之一,可以改变人们对彼此的看法。每次我接待从巴西来中国的商人,他们都会说:“真不敢相信(变化)就这样发生了”“真不敢相信中国发展得这么快”“变化太快了”。

   中新社 记者:中国也希望从“中国制造”转型“中国智造”,推动产业链升级,在这一过程中,中国和巴西能否成为更加紧密的合作伙伴,实现双赢?有哪些新机遇值得期待?

  福鑫:我认为,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中国创造”,国际合作是必不可少的,在现代经济中,没有哪个国家可以仅依靠自己做到这一点。

  推动产业链升级,需要有非常深厚的国际联系,尤其是在学术和科技合作方面,而巴西在这方面具有很多优势。比如,巴西航空工业公司是飞机制造领域最发达和最受技术驱动的企业之一,它生产的民用飞机享誉世界。

中国航空公司购买运营的巴西航空工业ERJ190飞机。周广学 摄

  此外,巴西在涡轮和发动机领域还有多家知名企业,这些企业发展很快,在国际上能与西门子这样的大型跨国公司竞争。

  巴西企业还拥有非常多元的投资方向,许多公司在科技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这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巴西还是世界设计领域最强的国家之一,在包装设计、工业设计等方面享誉全球,巴西的时尚行业也具有和欧洲一样的强劲实力。这些因素能够真正提升产品的附加值,是一种无形资产。我相信中国可以与巴西探索开发出更多这样的合作,形成双赢。

2018年10月,旨在推动金砖各国文化交流与合作的金砖国家时装表演在约翰内斯堡举行。图为巴西设计师作品。王曦 摄

  虽然中国和巴西的距离很远,物流成本很高,但如果我们考虑到产品附加值这些无形资产,与中国在更受技术驱动的领域进行合作,物流成本就不是最主要的问题。

   中新社 记者:放眼世界,作为两大主要的发展中经济体,中国和巴西同属金砖国家,两国的发展和交流对世界有何意义?

  福鑫:我相信巴西和中国可以为世界上许多国家树立榜样,因为巴中都是发展中国家,都是大国,都是各自地区的领导者。这种知识和经验的交流,对世界其他国家也是非常重要的。

  例如,消除贫困、解决饥饿问题,是每个非洲或拉美国家都需要回答的大问题。如果巴西和中国可以深入合作,互相传递发展经验,将成为两国留给发展中国家的宝贵财富。

  以脱贫为例,防止返贫其实是最难的。巴西曾经消除了贫困,但现在又有3300多万人再次陷入贫困,我们正努力让他们走出来。在脱贫和防止返贫方面,中国和巴西有很多好故事可以讲述给世界上其他国家。

   中新社 记者:两国在参与提供世界性问题的解决方案、重塑国际治理规则等方面能发挥哪些作用?

  福鑫:我认为眼下世界经济出现两大趋势:一是世界经济中心正向亚洲转移,所以我们说这是“亚洲的十年”或“亚洲的世纪”,亚洲经济体占世界经济比重近40%。

2019年10月,“逐梦巴西·中巴足球嘉年华”活动在巴西里约热内卢的博塔弗戈足球俱乐部举办。图为中国山东鲁能青少年队和巴西里约博塔弗戈青年队参加足球友谊赛。莫成雄 摄

  二是发展中经济体比发达经济体规模更大。就此来看,中国和巴西仍需创建不同的国际平台,如金砖机制和“一带一路”倡议等,为发展中国家提供更多的参与机会和发声渠道。

  我认为,世界治理体系需要变革,需要更多发展中国家的声音。发展中国家是世界上最大的财富创造者,有最多的人口和最大的环境资产。在世界治理体系构建中,他们没有得到充分代表,因此需要进行治理体制改革。这意味着要改变一些规则和制度设置,巴西和中国需要团结起来。

  受访者简介:

  福鑫(Alessandro Golombiewski Teixeira),曾任巴西旅游部部长,巴西发展、工业和外贸部执行部长。并曾任巴西工业发展局主席,巴西出口投资促进局主席,以及巴西总统的特别经济顾问。他还曾任世界投资促进机构协会(WAIPA)主席,该机构是联合国的附属机构。在过去的20年中,福鑫拥有在学术界、公共政策机构、国际组织机构和私营部门的工作经历。他所拥有的独特背景,在创新和产业政策、发展政策、数字经济、国际贸易、外国直接投资等不同领域拥有广泛的视角。

【编辑:陈海峰】